跳到主要內容區塊 :::
名人專欄-內頁
::: 跳至下方選單區

台灣人為什麼要學習第二、第三外語?

2019-04-24 13:50:00

2018年12月王老師帶領學生到台北地下街印尼街參訪

每年九月是大學的新學年開課日,我在台大的印尼文班上,坐滿了30幾位想要選課的學生。依照慣例,我會先請同學們寫上自己為什麼想要選課,為什麼想要在這個年紀選修印尼文?

我這麼問,必然是有原因的。我遇過很多社會人士、在職人士、退休人士學習印尼語,理由和動機不外乎想要認識異國文化、想要去峇里島旅行等等(沒錯!峇里島在印尼)。我曾經聽過最出乎意料、但也有點悵然若失的理由就是:「可能以後老了,我最可能用到的外語就是印尼語了。」這個回應血淋淋地反應了台灣快速老化的超高齡社會,以及高度仰賴印尼籍看護來支撐長照體制的現況。但其實,誰也說不準,未來的十年、二十年,還會是同一個光景嗎?根據印尼統計局的資料,印尼在2018年GDP增長了5.17%,這個擁有約2.5億人口的國家,是東南亞發展最快速的經濟體之一。

儘管如此,我依然好奇,正值雙十年華的大學生們,願意並準備好在大學時貢獻每週三小時(或以上)來學習印尼語和文化,我著實好奇背後的動機。從回收的字條來看,有很多同學已經意識到印尼是人口大國,未來很有發展潛力,可見近年來政府和媒體對新南向的相關報導有些效果。很多是家裡的阿公阿嬤有印尼看護,希望可以與他們溝通認識,讓我從年輕人身上看到大家慢慢知道如何尊重這位遠從他鄉來幫忙的看護朋友。近年來也有很多所謂的「新住民二代」,爸爸或媽媽來自印尼,但是從小沒機會說印尼話,到上了大學,才有時間和空間來學習「母語」。其他的,大概是不小心選上,或者抱著好奇的心態,來一探究竟。

通常只要學生一走進教室,我就不讓他們出去了(笑~)!因為這是難得機會,讓我可以用珍貴的大學教育中的十八週,用多元文化薰陶他們,透過簡易的、容易上手的語言、多采多姿的文化,傳遞給他們,讓學生打開眼界、拓展視野。在上課過程中,我重視學生的學習成效,但我不注重筆試的成績;我重視學生的收穫,但是我不以分數來「綁架」他們。我注重出席率,但我不點名,我只是努力記得所有學生的名字,用盡各種方式,把學生的臉、名字、背景和習慣坐的位子記下來,僅僅為了讓學生感受到老師對他的重視。我義無反顧地認為,只要學生感受到老師對他的重視,他也會同樣地重視這門課,更重要的是慢慢地與這門課中的知識、文化和人產生更緊密的連結。順利的話,可以形成一股自動自發的學習動力。

當然,我還面對其他的挑戰。為了避免這些幾乎天天在熬夜的學生,在早上九點的課睡著;或者在下午1點的課,怕學生吃太飽,不小心打瞌睡,我每一堂課以口說練習、聽力、閱讀、文化、文法、流行歌曲、印尼的小知識、對台灣文化的觀察、各種印尼語學習上的笑話,輪番上陣,像個幻術師一樣,每五到十分鐘就要變出一個花樣。所以,我的班上的學生,幾乎沒有人在上課時滑手機、打瞌睡。

說了這麼多,到底是為什麼要這麼累呢?這實在是因為有太多的原因了。隨便講幾個,首先,很多大學生必修的學分多到只有到大四才有機會和時間選自己喜歡、有興趣的課。所以,我得在他們出社會以前,好好把握這個機會,讓他們用正確的態度來認識以及接觸這個文化和語言;更期盼他們未來「長大」以後,對東南亞的人和文化有更多的認識、理解和包容。第二,我常常感受到台灣年輕人的集體焦慮,不管是生活方式、升學、就業等,好像大家走的路都差不多,也不敢差很多。或許,透過印尼語言和文化,我讓學生看看這世界上其他的地方,有很多人在過著不同的生活,有著不一樣的生活方式和哲學。他們的生命中有快樂、有樂觀,或許也有悲傷、也有無奈,但是他們會、有能力、也能夠為自己做選擇。

僅僅這樣,我想是學習第二、第三甚至第四外語的用意也讓我們用自己眼睛看看這世界的其他角落。取得高分的語言檢定考試可能是作為一種有效的能力測試和學習動機的培養,但是在拼命背單字拼高分的日子,別忘了回到學習外語的初衷,回眸一看,這既美麗又迷人的世界。

作者 王麗蘭 王麗蘭

在台大、政大、北科大教授印尼文化語言、馬來文化語言。深感台灣社會長期對印尼和馬來西亞社會的不瞭解,創立了「王麗蘭老師的快樂印尼語教室」粉絲專頁,分享語言和文化的知識,翻譯了近50首印尼流行歌曲,試圖以輕鬆愉快的方式引領學生進入印尼馬來世界。相信「快樂學習」是語言和文化學習的鑰匙。2018年參與了教育部摩課師MOOCs計畫,錄製了兩門課程,共500分鐘的「印尼語言文化」課程和460分鐘的「馬來西亞語言文化」課程。「你無法愛你不了解的事情」,希望台灣社會「了解」東南亞,進一步再談「愛」和「包容」。

回頂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