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到主要內容區塊 :::
名人專欄-內頁
::: 跳至下方選單區

仍待努力的歐盟族群融合政策

2019-06-30 20:50:00

聯合國164國領袖代表在去年(2018年)12月10日在摩洛哥通過「全球移民契約」(Global Compact for Safe, Orderly and Regular Migration),承諾將支持適當的接納難民和尋求庇護者,並加強接納能力。未料,此項原本該被視為全球治理模範的契約卻在歐盟各國如奧地利、捷克、匈牙利、拉脫維亞、波蘭和斯洛伐克等遭到反對與抗議。比利時總理米歇爾(Charles Michel)還因為簽署這項全球移民契約,引發聯合政府內鬨,更引起超過5000民眾走上街頭抗議,反移民情緒在布魯塞爾及歐盟各國再度升高。事實上,自2015年大量難民湧入歐洲,引發一連串社會融合問題加上恐怖攻擊事件頻傳下,歐洲民眾在政治人物操作話題、政黨對立氛圍之下,反移民情緒不斷升溫,保守主義勢力在歐盟各國再度崛起,最後造成各國政治版圖變遷。

歐盟排外風潮之遠因來自1980年代以來,歐盟幾個重要國家在此期間因為經歷一些政治、經濟危機的波動,造成「右派勢力」的崛起,但當時右派勢力與今日的極端勢力尚未做一結合。然而,在歐債危機爆發、中東茉莉花革命之後所造成的混亂局面,使得歐盟在內部與外部皆面臨極大的挑戰,各國領袖對於歐盟前景看法不一且出現嚴重分歧。之後又遇上各國經濟普遍表現不佳、就業前景不明、大量來自中東及非洲的難民湧入歐盟、恐怖攻擊事件層出不窮之下,最終演變成歐洲政治版圖的變遷、國家孤立主義及逆全球化浪潮、極右派勢力的再起、英國的脫歐;這些現象皆伴隨社會大規模的排外運動與示威遊行。

 

此波歐洲難民危機源自於2010年底阿拉伯之春、中東革命、敘利亞內戰爆發以來,大批難民從中東、非洲和亞洲經由海路的地中海及陸路的巴爾幹半島進入歐盟。當時恰逢歐債危機的爆發,民眾反移民的態度在政治人物轉移焦點,採取嚴厲的口吻批評政府與歐盟的難民政策之下,更加得到助長。他們認為正是歐盟人口自由流動(Freedom of Movement)這個最高指導原則及邊界開放的政策,巨大影響了歐盟地區的安全與穩定,最後導致恐怖主義的頻頻發生,右派民粹主義趁勢而起。在沉重的經濟負擔、就業機會的減少與歐洲社會、文化結構風貌恐遭改變的疑慮與恐懼,影響了民眾對於外來移民的負面看法。

 

為了解決反難民的問題,歐盟多次做出政策宣言或頒布不同指令,試圖彌平族群相處問題。但仔細觀察,歐盟在少數族群之保護與族群融合政策上,基本上多屬於原則性、宣示性之條文,在實際立法及執行上卻顯緩慢,仍由各國政府全權處理、自行裁量。觀察近年來極右勢力政黨在歐盟國家幾次重要大選與議會選舉結果;首先,以英國為例,成立於1993年以英國脫歐為目標的疑歐右翼政黨-「英國獨立黨」(UKIP)在幾次地方議會及歐盟議會選舉中逐漸勝出。例如在2013年英國地方議會選舉,該黨成為第四大黨;2014年歐洲議會選舉成為英國第一大黨。2015年該黨在英國大選成為第三大黨,2017年大選為得票率第五高的黨。2019年該黨雖在地方選舉失利,但由該黨前黨魁成立的新政黨「脫歐黨」卻在同年舉行的歐洲議會選舉中大勝。歐洲另一個右翼民粹主義政黨為成立於2013年,近年聲勢異軍突起的德國「另類選擇黨」(AfD),藉由疑歐、反對歐盟單一貨幣政策、反對歐元區經濟援助希臘的訴求,成立之初便在2013年的大選中獲得的4.7%選票。之後在2014年的歐洲議會選舉,從96個席次中贏得7個席次。另類選擇黨因反難民,在 2017年9月德國大選時成為第三大黨。

 

成立於1972年,於2018年6月1日改名為「國民聯盟」(Rassemblement National)的法國極右派(far-right)民粹主義政黨「國民陣線」(National Front),黨主席瑪琳勒朋(Marine Le Pen)則在2017年法國總統大選中喊出「為人民奔走」的口號,在法國年輕人失業率高達24%的情況下,獲得21.3%的得票率,成功進入第二輪投票,得該黨成立以來的最佳成績。主張瑞典脫歐、嚴格的移民政策的「瑞典民主黨」(Sweden Democrats)在2014年的國會選舉中獲得倍增席次,一躍成為瑞典第三大黨,並在2018年國會大選中獲得62個席次,突破該黨的過去的得票紀錄。成立於1995年,前身為正統芬蘭人黨「True Finns」的右翼疑歐政黨-「芬蘭人黨」(Finns Party)同樣以民粹、反移民在2015年國會大選中異軍突起,躍居為第二大黨。其他極度反移民、主張脫歐的民粹主義政黨如捷克的「自由與直接民主黨」(Freedom and Direct Democracy);義大利反建制黨「五星運動黨」(5-Star Movement)、「北方聯盟」(The League);奧地利「自由黨」(Freedom Party) ;瑞士的「瑞士人民黨」(Swiss People’s Party);荷蘭「自由黨」(Freedom Party);丹麥「人民黨」(People’s Party);希臘「金色黎明黨」(Golden Dawn Party)等極右政黨皆在各自國家獲得許多支持。

 

觀察以上極右勢力政黨屢屢在近幾年歐洲選舉中,皆以反移民與反歐盟做為政治訴求,不斷深化民眾對於外來移民的種種疑慮,藉以獲得媒體關注並獲得選票,使得移民政策成為各國政治人物及候選人辯論的重要議題。以上種種顯示歐盟在族群融合上,長期以來僅有口頭宣示、分散不一的移民政策方式,無法有效保障各種族群及外來移民的權益,對於難民的保護更有賴更多的努力。歐盟若無法積極解決、有效處理難移民問題,仇外主義與排外運動勢必仍有其票房及市場。

作者 高佩珊 高佩珊

最高學歷:英國艾塞克斯大學政府研究所 政治學博士 現職:中央警察大學國境警察學系專任副教授 、復興廣播電台「兩岸櫥窗」節目主持人 經歷: 中央警察大學警正班講座 中央警察大學全國警察三等特考班講座 中央警察大學警佐班第一、二、三類組講座 基隆港務警察總隊警察實用英語會話班講座 國防大學戰爭學院戰略研究所國際碩士學位英語學程 兼任副教授 (2015.2.1-至今) 波蘭居里夫人大學政治科學院 客座教授 (2018) 銘傳大學公共事務系暨研究所 兼任副教授(2007.2.1-2012.7.31)( 2014.8.1-至今)

回到頁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