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到主要內容區塊 :::
公民新聞-內頁
::: 跳至下方選單區

外傭雇主訪港菲 說移工人生故事

2015-12-01 14:50

來自東南亞的外傭,照顧雇主全家日常飲食及生活,但事實上,雇主國的人又了解外傭多少呢?獨立記者蘇美智日前人權攝影師Robert Godden,花一年走訪香港街頭,甚至遠赴菲律賓,了解外傭的生活,甚至他們家人的觀點,並出版《外傭──住在家中的陌生人》一書,透過文字與影像,了解外傭與僱主的種種經歷、掙扎、感受。

香港有超過30萬外藉家庭傭工,而至去年底,台灣外勞總數逾55萬人,產業外勞33.1萬餘人、社福外勞22萬餘人,相同的是,兩地間的雇傭關係往往脫離不了「黑心的外傭」及「刻薄的僱主」兩者間的拉扯,蘇美智希望突破社會刻板的印象,在兩個極端之間,聆聽中間那些人那些事,並邀請大眾一同反思。

身為記者和僱主的雙重角色,作者決定隱伏在不同的香港家庭,觀察僱傭關係,並且拜訪外傭母國的家庭,了解留守丈夫和留守子女的處境。在前往菲律賓的採訪中,留首丈夫皆用「寂寞」來形容太太離家後的生活,父兼母職的生活更是衝擊著親職體系,有兩個受訪家庭亦在母國聘用家傭來照顧子女,也就是說,家事移工的體系已漸漸構成親職外包的連鎖效應。

大部份家事移工表示,離鄉别井是為了讓孩子接受大學教育,然而,因國內的經濟持續不景氣,在受訪的外傭成年子女中,有幾位正在計劃或認真考慮重踏母親足跡到海外工作,最後演變成一個世代間的循環,外傭為孩子的美好將來跑到海外工作,而長大後的孩子又為著同一個原因走母親舊路。

除上述僱傭關係及留首家人的議題外,港台兩地對家事移工相關的政策皆存在爭議,不論是仲介費用或超時工作,甚至政府對老年人口的政策,港台兩地竟不約而同的產生相同問題。在台灣,以廉價的家事外勞取代長照法,相同的,在香港以聘用外傭來取代老人院舍,種種體制下的問題的矛頭皆直指政府。所幸港台兩地民間皆掀起改為家事移工發聲的改變聲浪,不論是致力於爭取外傭福利的非營利組織,亦或是更能體諒移工的仲介,種種改變正淺移墨化的發生中。

(說明:)

留下回應
驗證碼
回到頁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