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到主要內容區塊 :::
名人專欄-內頁
::: 跳至下方選單區

從’’心’’談文化適應

2018-12-03 14:30:00

外籍新娘、外籍配偶、新住民、新移民,隨著這些詞語的改變,新移民人數日漸增加至今已54萬人,臺灣社會對於這群飄洋過海、遠嫁來台的新移民也開始有了許多無形、有形的改變。

    街頭林立各式越南美食小吃、泰國料理餐館、印尼商店,政府民間單位辦理的活動中常見各國國服展現、充滿各國特色元素點綴的活動佈置,台北車站大廳的假日風景…這些是有形、看得見的改變,意味著我國民眾對異國文化的接納度日漸提昇,政府正視也重視這龐大族群的重要與需要。看得見的改變,讓新移民直接感受到這塊土地的接納與友善。

    政策制定納入新移民、新二代的考量與規劃,學校老師的親師溝通方式也出現調整,專門服務新移民的組織開始增加,甚至新移民自己組成的社團也遍及各地,重要文宣開始出現多語版,新移民專區網站等設立,新移民民意代表的出現,這些即是看不見、無形的改變,一點一滴的提昇新移民內心的感受,使之感到被支持、被照顧、被重視,讓’’心’’也漸漸落地生根。

    這樣的改變並不容易,自1998年起新移民來台人數遽增至今,我們花了至少20年的磨合與努力才有這樣些許的成果,然而社會上依然有著許多亟待改變的地方:

  • 生活適應與身份認同

跨國婚姻所面臨最大的危機乃是新移民子女對於整個家庭的認同問題,在面對整個家庭與社會對待自己母親國籍與身份的標籤、歧視,內心難免產生迷惘與困惑、衝突與矛盾。Lena Robinson(2000)的研究指出,自我概念與族群認同的態度是成正相關的,其中值得注意的是,異族父母家庭中的青少年,其自我概念與內化的態度息息相關。明顯的五官、黝黑的膚色,多數新移民子女的母親來自於不同的國家,和大多數的孩童在外觀上略有差別,造成新臺灣之子認為自己本身就不如其他人,因而產生自卑的心態,認為自己在其他方面,如課業、人際、資質等,也一樣會比其他孩子們差(詹淑芬,2005)。

  • 家庭教育及教養態度

新移民婚姻的結合,大多缺乏感情基礎,普遍都是先結婚、邊生活邊認識彼此,如此易造成家庭成員溝通困難、衝突頻繁,當家庭對待新移民的態度是輕蔑、不尊重時,孩子在成長過程習得的便是:不需要尊重媽媽!進而容易出現貶抑母親的偏差行為。

再者,當父母均忙於家務生計,子女的主要照顧者往往還是媽媽,然當新移民要邊適應新生活、新文化,邊學語言,邊要教養子女,實在勉強,致使新移民子女在行為表現、學業成就、語言發展、生活適應方面需要更多資源與支持,有人說新移民的教養態度比較隨便、不重視,這種說法實在不公道。

  • 家庭支持與社會期待

新移民初嫁來台即要同時面臨多重身份適應與挑戰:「人妻、人媳、人母」!錯綜複雜的家庭人際關係,倘若另一半未能給予足夠的支持和擔任起協調溝通的角色,家人缺乏包容與鼓勵,新移民不僅難以融入家庭,更遑論與社會接軌!

不論時代怎麼變遷,我們的社會依舊對「媽媽」存在較高的期待,要打理好家庭、照顧好子女,孩子的學習表現牽引著社會對「媽媽」的給分與評價。

    友善多元文化,不能只是口號,我們的身教、言教,都在影響著下一代,牽引著台灣社會文化的發展。文化適應是由接收一連串外而內的刺激,經由吸收內化後再由內而外的表現,強迫他人接受,不叫文化適應!有人說:那究竟該怎麼做呢?其實不難,去除掉那份「主場優勢」,真的從心去體會新移民的感受,將心比心的設想,那麼就能理解貼近她們的需求,不是由衷的接納與付出,無法深入人心,也就難以傳遞訊息,無法達到融合之效!

    秉持美國作家賽珍珠女士(Pearl S. Buck)創會宗旨「幫助世界各地未被妥善照顧、亟待救援的兒童」及其慈悲胸懷,協助台灣新移民家庭,使其下一代得以健康、快樂的成長。財團法人台北市賽珍珠基金會投身跨國婚姻家庭、混血兒服務已逾50年,從亞美混血兒到新二代,扶持逾千戶家庭走過辛苦、亟需幫助的歲月,陪伴數千名孩子一路長大自立。過去,我們用心與新移民家庭一起努力、成長,未來,我們更要邀請您一起陪伴、守護新移民、新二代,一起用新思維、新力量,共創這塊土地的溫暖美好。

 

回到頁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