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到主要內容區塊 :::
名人專欄-內頁
::: 跳至下方選單區

一位新住民的教師甄試之路

2019-12-09 16:50:00

梁金群現任台中市私立宜寧高中國文科教師

我是馬來西亞華僑梁金群, 29年前來臺就讀逢甲中文系、中研所,1996年嫁作台灣媳婦,定居台中。畢業後,輾轉棲身於文化界、出版界多年。2001年在偶然的機緣下,進入臺中一所私立高職擔任代理教師;從此深深愛上教育工作迷人的助人歷程,覺得教書是世界上最有意義的工作,決定以教書作為此生的志業!

 

於是2003年起,我開始利用假日攻讀政大學士後教育學程,度過兩年無假日,南北奔波的日子。接著準備教師檢定考,憑藉堅強的戰鬥意志,每天苦讀至半夜,清晨四點就起來讀書兩小時,白天照常盡心盡力擔任行政及導師工作,每天只睡四小時,2006年順利考取教師證。2006年至2010年,繼續在私校代理,一面參加公立學校的教甄。

 

五年慘烈辛酸的公立學校教師甄試歷程,是我一生中最不堪回首的傷痛記憶!一次又一次的報名國中教師聯甄及各高中教甄,年復一年在中彰投各縣市考場中,拉著教具箱流浪,卻換來一次又一次的失敗經驗!一次落榜之後,又迎接另一次挑戰的來臨,日子是永無止息的煎熬。每天含著血淚苦讀教甄筆試科目。起初常以一分兩分之差,在第一關筆試就被刷下,到終於得以進入第二關的複試,試教、口試、落榜,一再被宣告出局,那真是一段凌遲般的歷程啊!然而,在那五年期間,懷著堅強鬥志,不屈不撓的我,還是參加了大大小小三十幾場的戰役!我一再告訴自己:「跌倒、流淚、沒什麼,我還是會再爬起來!」

 

直至永遠不會忘記的那一次複試,終於使我死了考公立學校教甄這條心!那一次的複試,試教完畢,我已經瞭然於胸,大勢已去矣!從小說廣東話的我,即使每天認真的努力練習,強迫自己大聲朗讀國語日報,提醒自己要小心不能洩漏自己的廣東口音,但是難免還是有鄉音難改的時候。畢竟那是我無法否認的血脈啊!當試教評審委員嘴角露出曖昧的笑和狐疑的眼神,問我:「請問梁老師,您是僑生嗎?」我知道,好無奈啊!我又破功了!

 

最後一次口試,讓我的教甄歷程終於劃下休止符。永遠不會忘記的那一幕,至今依然銘刻在我心版中,是我心中永遠的痛!當時,有位委員笑得花枝招展,用幾近戲謔的口吻對我說:「你馬來西亞來的,應該是考英文老師吧!怎麼是來考國文老師呢?」是啊!我真懊惱,為何我當初偏偏讀的是中文系啊?我終於理解到,原來來自馬來西亞的我,想要成為公立高中的國文老師,在『馬來西亞人不適合當國文老師』的刻板印象之下,這簡直是不可能的任務!那些凌遲般的初試、複試、落榜等劇碼,五年教師甄試血淚般的心酸史,三四十次的挫敗!其實只是一場鬧劇啊!是我太愚蠢,沒看到自己的「死穴」!

 

舟車勞頓,開著破車,花時間金錢去報名,每日下班回家苦讀至深夜,即使我是一位滿懷愛心的老師,即使我是如何熱愛教學工作,那又如何?話語權在人們那裡,人們問的是:「你是馬來西亞人,你真的適合當國文老師嗎?」也許還有說不出來的歧視、貶抑、嘲諷的潛臺詞是:「你連講國語都有廣東口音,你還妄想當國文老師?」是啊!即使妳有中研所學歷,即使妳得過教育部文藝創作獎,即使妳得過模範教師,即使妳名列杏壇芬芳錄,人們還是叫妳「外籍新娘」!當刻板印象存在,其實妳一開始就輸了!

 

導致我教甄失利的真正原因為何?永遠沒有答案!這個世界上,什麼是公平呢?為此感慨不平,又能如何呢?那一刻,我終於頓悟了!永遠撕不去的身分標籤,是我永遠無法突破的「盲點」,既然如此,我還要繼續煎熬下去嗎?生活如此艱難,路還是得勇敢走下去!我深知,為了自己真心喜歡的教學工作,我不能畏懼退縮,唯有謙卑迎戰是唯一的方法!於是,我決定退而求其次,就在私中終老罷!又有何不可?2010年,我黯然放棄了教甄這條路,結束這五年生不如死的悲慘教甄人生。

梁金群老師和學生合照

 如今,我滿懷感恩之心,深深感謝願意「收留」我的兩所私校,我感恩他們給了我機會奉獻自己!至今在私校服務十八年,我也在臺灣生活了二十九年。隨著台灣社會的進步,以及政府新南向政策的實施,欣慰的是,新住民終於得到了更多的尊重!

 

而我能驕傲的說,我對得起自己!因為,我一直竭盡所能的教導著我的學生,並且,深深愛著他們!我驕傲,我是來自馬來西亞的國文老師!

作者/梁金群

作者 梁金群 梁金群

1970年出生在馬來西亞霹靂州,家裡有十個孩子,她是老么。1990年中六畢業後來台就讀逢甲大學中文系、中文所。爾後在政大就讀學士後教育學程。曾任職台中縣立港區藝術中心、晨星出版社、台中市私立嘉陽高中教師。曾獲「杏壇芬芳獎」及「模範教師」。著有小說集《流浪老輸》、散文集《愛的教育進行式》及《熱帶女子迷航誌》。文學作品曾獲「教育部文藝創作獎」及地方文學獎等十幾項,現任台中市私立宜寧高中國文科教師。

回到頁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