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到主要內容區塊 :::
名人專欄-內頁
::: 跳至下方選單區

飄洋過海,關於我的艷麗鹹甜食

2020-05-11 12:00:00

姚燕麗女士初期在台灣製作南洋糕點時的興奮與喜悅

「艷麗您好,請問今天有幾位用餐呢?」每天都要像自己問好,是我在店裡的日常。我的名字叫做姚燕麗,現在的我和女兒一起經營一間店,店名叫做「艷麗-南洋鹹甜食」。我們的店目前經營第五年,今年是搬到南大路上的第一年,店內販售的全都是我在印尼小時候吃的家鄉菜,比如:巴東牛肉、薑黃雞腿、娘惹糕和千層甜派等等,都有著濃濃的家鄉味。

常常有客人問我,艷麗,妳是從什麼時候開始學會製作這所有的鹹食和甜點的呢?我想,大概是嫁來台灣第一年的時候吧,那時候的我真的真的,好想家喔!剛來到台灣的我雖然有老公的陪伴,但是因為語言隔閡和文化的差異,常常會覺得孤單無助,比如剛來到台灣的我,喝不慣熱湯也吃不慣台灣醬油,因為印尼的醬油偏甜,又是熱帶國家,鮮少喝熱湯暖胃,加上印尼沒有冬天,這讓初次經歷台灣冬天的我,覺得冷颼颼的真不習慣!但也是因為這樣的不習慣,讓我開始在新竹找尋家鄉的口味,企圖透過家鄉菜緩解緩解自己的思鄉情怯,但或許是因為記憶中的母親的味道已深深烙印在我的味蕾上,讓我無法在同鄉姊妹們開的小吃店找到自己記憶中的味道,於是我便在家做起我本來在就很拿手的印尼巴東咖哩,除了給自己吃之外,還意外發現老公與孩子都滿能適應這些口味,每每看到他們在餐桌前吃的津津有味的樣子,我就會感到溫暖和充滿自信,這也開啟了我製作一系列家鄉鹹甜點的動力。

在一次因緣際會與老公的支持之下,我頂下了姊妹的雜貨鋪,就這樣在新竹縣的北埔鄉開了一間十坪大小迷你雜貨店兼故鄉美食小吃店,這時候的我,總在

清晨蒸炊娘惹糕,常常一蒸就是整間店充滿迷人的椰奶香和香蘭的芋頭香氣,這些香氣瀰漫整間店,下午還有許多同鄉姊妹和我一起聊聊天、話家常,這樣的生活,過得非常自在又愜意。

在北埔的時間一晃眼就過了十年,即便對蒸炊糕點的這份熱情與喜愛一直熱度未減,但繁重的蒸炊製備已讓我的體力有些吃不消,同時間,和我工作已久的姐妹因私人因素需返回母國,雙倍的勞力讓我萌生結束店面的想法,但經營這麼久、這麼有感情的地方著實讓我非常兩難和不捨。當時的我婉轉的詢問女兒能否去考個餐飲證照,心裡頭想著的其實是希望她可以來和我一起經營或接續這間店面,但女兒並沒有答應,萬念俱灰的我,也就決定把所有生財器具全都搬回新竹。

回到新竹的我,雙手還是停不下來,偶爾還是會將做好的甜點寄賣到姐妹的小吃店裡頭,這段時間剛好大女兒畢業回到新竹,時常會幫著我一起做,做著做著好像也開始有了興趣,從一開始被動的幫忙包裝,到後來主動幫我採買材料,甚至開始製作,也時常跟著我跑寄賣的店面收送貨,無論晴雨。不過,初期母女兩人一起工作時常因為價值觀念的不同而常有爭吵,而主要得爭吵時常來自糕點因為寄賣在他人店裡而無法管控品質造成毀損或損失,姐妹的店因為有人情,所以我也不好要求他們處理好寄賣的環境,但女兒因為不捨糕點因為人為環境的因素而毀損,這樣的爭吵時常上演,突然有一天,女兒提議開設一間我們自己的甜點店,讓這些辛苦至做出來的糕點可以有一個良好的環境擺放,維持品質,糕點才會更加新鮮,就這麼樣,我和女兒就開始去尋找新的店面。

找到新店面之前,女兒提議因為未來開餐廳可能需要餐飲證照,便提議我們可以一起去考,我一開始拒絕我女兒,就如他當初拒絕我一般,因為我的中文閱讀和寫的能力並不是很好,那麼多的筆試試題我鐵定過不了關!但後來經由女兒的鼓勵和老師的教導,加上我們母女倆非常認真的準備,女兒把試題一題題的解釋給我聽,並和我一同練習料理技法,還真的給我們考過了喔!拿到餐飲西餐證照的瞬間真的覺得不可思議,我想這真的是我來台灣的另外一個大突破!

艷麗南洋鹹甜食新店舖深受許多朋友喜愛

現在的我和女兒一起在南大路經營餐廳,這一路走來實在是有好多好多的心情,酸甜苦辣都在心頭,我也好感謝有這麼多人支持與喜愛我故箱印尼的美食,這也是我來到台灣從未想過的事情!我愛我的故鄉印尼,也愛我的另一個故鄉,台灣!

 

作家/ 姚燕麗

回到頁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