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到主要內容區塊 :::
專題報導-內頁
::: 跳至下方選單區

黃乃輝 一位致力幫助身障同胞與新住民的台灣人

2017-12-11 17:10

黃乃輝雖然是位身障人士,但他不曾向命運低頭,反而更勇敢面對困難,幫助其他需要協助的人。他不僅被欽選為國家總統教育獎的委員之一,更是十大傑出青年的代表。

黃乃輝委員幫助過多的新住民朋友,這是他最印象深刻的印尼籍新二代小妹妹,寫給他的感謝狀。

黃乃輝   一個不曾向命運低頭的男人

他出生就是腦性麻痺患者,十歲之前,他甚至無法獨力行走,或清楚的說話。基於這些理由,讓他的人生變得充滿挑戰,處境也比一般人更辛苦。黃乃輝是由祖母一手帶大的,從小祖母就帶著他尋遍各地名醫,希望能夠治好他的病,雖然最後無疾而終,但祖母還是接受了他天生的不完美。儘管如此,祖母還是希望他能夠受到好的教育。因此在祖母的期盼以及黃乃輝自己的努力之下,他順利的考上國立台灣大學。他是一位非常勇敢的身障人士,勇於面對困難,從不逃跑。還被欽選為國家總統教育獎的委員之一,也擔任行政院新住民協調事務委員會副召集人。他致力服務身障同胞和新住民朋友。

正因為他特殊的背景與後來的成就,有許多學校都紛紛邀請他到校演講,用他生命的經驗來告訴學子們,他人生的辛苦歷程。他的努力獲得所有人的認可,並在1997年獲選為當年度”十大傑出青年”之一。因為家庭的力量,讓黃乃輝更強大勇敢的克服所有的障礙。他說:「一開始,我被父母、教育界和醫學界拋棄了。 不過,有人告訴我,在經歷了所有這些事情之後,我一定會變成一個更強壯的人,來幫助其他120萬在台灣身心障礙的人。」

他開始幫助在台灣的新住民

17年前,黃乃輝與一位來自柬埔寨的新娘強娜威結婚。他們的女兒目前正在就讀高一。在當年黃乃輝發現,台灣的政府完全沒有任何政策,來照顧這些外籍配偶,所以他開始行動,照顧並幫助這些新住民以及他們的子女。

黃乃輝說:「我看見許多需要幫助的新住民以及他們的子女,如果我不挺身而出,他們的生活將會非常辛苦。但只有我一個人的力量不夠,我應該要擴展這些議題,連結更多人一起來幫助他們。」

黃乃輝認為現今台灣對於新住民的政策,仍必須更努力的推動,這樣一來台灣才能被稱為一個『人權國家』。此外,台灣對於新住民的稱呼,由一開始的『外籍新娘』,慢慢變成『外籍配偶』,但事實上這些字眼仍帶著歧視的意味。現在,台灣人已經改稱呼他們為『新住民』。

到現在一般台灣的民眾仍存在舊有的觀念,認為這些新住民是用錢買來的,這些跨國婚姻缺乏愛的元素。對此,黃乃輝說:「依我的觀點來看,這些都是錯誤的想法,很多的新住民都是為愛而結婚。來到台灣與伴侶的家人共同生活,甚至走出家庭,到外求職,這對他們來說都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是需要非常大的勇氣才能做得到,而這種種的努力都是因為『愛』。」

黃乃輝與強娜威結婚17年,在遇到困難時,他們總是互相鼓勵、互相支持著對方。

 

在台灣的新住民們,最需要的是什麼改變呢?

黃乃輝回答:「我想上帝給了我兩個任務,一是改善台灣的教育環境,讓更多的身心障礙者能夠受惠,二是為弱勢團體和新住民的福利發聲。」

現今台灣住著許多弱勢團體與新住民,但他們的福利與教育政策卻缺乏完善的制度。黃乃輝希望能夠幫助他們改善現在的處境,提供他們更多的福利,幫助他們在台灣快樂的成長與生活。

黃乃輝表示:「事實上,在過去的20年中,台灣已經做了很多的改善。除了有新住民身分的立法委員,十大傑出青年候選人中,也有部分是新二代。多元文化的觀念在現今的台灣也已經被廣泛的接受。教育方面,新二代對於父親或母親的母國語言與文化,有天生明顯的優勢,所以我希望他們能夠得到更好的栽培。」

對於台灣政府的新南向政策,黃乃輝認為那仍然有許多需要發揮的空間,並希望能夠加重教育政策方面的比重,不僅僅只是一句吶喊的口號,而是要真正落實這些政策。

在黃乃輝的工作中,他認為最重要的事情是?

黃乃輝曾遇到一位就讀新竹縣富興國小六年級,印尼籍新二代女童。女童出生後就失去父母的照顧。母親在生下她之後被驅逐回印尼,女童因此而成為孤兒,沒有台灣國籍的她,身份也無法被認可為台灣國民。為此,黃乃輝花了不到一週的時間,為她爭取到台灣的身分證。黃乃輝呼籲台灣政府應該要規劃一個完善的機制,讓遇到類似處境的兒童,可以有人幫助他們解決類似的問題。

黃乃輝也希望政府可以開設更多的整合產業與學術的課程,來幫助新住民加強他們的專業技能,例如烹飪或是美髮類的課程,讓新住民能夠更順利的融入台灣就業環境。另外,應建立一套『新海龜計畫』,不要再忽視這些孩子的權利,一套完整的配套措施,讓這些孩子能夠得到更完善的環境及照顧。

最後,黃乃輝呼籲所有的新住民朋友們:「不要輕言放棄,別小看了自己,要勇敢的站出來為自己說話!」

回到頁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