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到主要內容區塊 :::
專題報導-內頁
::: 跳至下方選單區

境外生的生活記事 香港女孩徐皓鱈體驗臺灣文化與溫情

2017-06-19 16:20

文/圖徐皓鱈、王皖佳

徐皓鱈是一位個性開朗直爽的香港女孩,五年前她來到臺灣求學,她說自己一開始常感到不安,陌生的環境總令她感覺自己有些格格不入。誰想得到,現在當她偶爾返回香港時,故舊好友們反而都說她像是半個臺灣人了呢!究竟這五年當中這位香港女孩是如何憑著她的勇氣展開她的臺灣生活呢?

徐皓鱈認為優美的海景是臺灣的一大特色!

第一印象:臺灣人熱情好客

徐皓鱈回憶自己初來乍到之時,雖然會講國語,但發音並不標準,也就是俗稱的「香港國語」。害怕同學聽不懂自己講的話,而且來臺就讀的又是中文系,課堂上總會出現許多艱深的人名、地名及許多專有名詞。剛開始的幾個月,學業使她感到有些吃力,幸好她遇到熱心的同學,她說:「臺灣的同學們很熱心,會借我筆記,也會耐心地為我解釋不懂的內容,慢慢地我就能跟得上課堂的進度。不得不說臺灣人真的非常善良和友善,使我常常感受到人情的溫暖。」

印象深刻的一次,是在徐皓鱈臺灣渡過的第一個中秋節。俗語說:每逢佳節倍思親。這是她第一次獨自過節,格外想家,也覺得有點孤單。這個時候有一位同學邀請徐皓鱈一同返家過節,使她覺得特別感動。她說:「那時才剛開學,我們也才認識兩個星期,她就請我回家作客,現在想起來,還是十分感動。我的臺灣同學們都十分好客,讓我感受到家庭溫暖。在臺灣這幾年認識了很多好朋友,不論生活上還是學業上都給我很多幫助。」

與書法藝術結緣的大學生活

這幾年的學習歷程有許多值得回味之處,大學一年級時,徐皓鱈修習了書法課,從此與書法結下不解之緣。到了大三,她跟隨淡江大學的馬銘浩教授學習書法,找到自己在中文系課程中最感興趣的領域。徐皓鱈認為:學習書法是一個孤單的歷程,然而在老師的駑駕居書法工作室,大家都是很有默契的夥伴,除了在生活上彼此照顧,更一齊學習,有學長、學姊的指導,遇到瓶頸時可以找他們討論,課業和書藝也逐漸有了大幅的進步。大四時,徐皓鱈更與工作室的夥伴共同策劃了一場書法展,這是大學生涯中最令她自豪的事。跟大家一起辨展覽,過程雖然辛苦,但是和朋友合作的時光十分快樂,最後呈現出的效果很好,使她覺得非常感動,眾人的努力得到豐碩的成果。臺灣保存了傳統的中國文化,其中繁體字與書法是很重要的歷史見證,也讓她感受到臺灣深厚的文化底蘊。

大四時與駑駕居夥伴一同策劃的書法展,是徐皓鱈大學時期最自豪的事!

港、臺差異趣事多

在臺灣這麼久,也發生了不少趣事,臺、港兩地文化不同,很多時候對彼此的印象都來自於電影和電視,因此鬧了不少笑話。記得剛來臺灣的時候,很多人都會問徐皓鱈:「香港是不是很危險?」當時聽到這個問題,她總感覺一頭霧水,她說:「在香港生活了二十年,我一直都覺得香港超級安全,就算很晚回家也不會覺得危險,不懂大家為什麼會有這樣的疑問呢?」後來才知道,原來是許多臺灣朋友香港電影看太多了,從以往的「古惑仔」,到現在的「寒戰」,香港的黑社會、警匪片都令不少人以為香港是一個危險的地方,每天晚上旺角和銅鑼灣都會有人打架。然而事實並不是這樣,香港其實是一個很安全的地方,所以大家可以放心到香港旅遊。也有朋友會問:「在香港講國語嗎?還是講英文,感覺你們英文都好強喔?寫簡體字嗎……」等等有關語言的問題。徐皓鱈說:其實香港人普遍講的是廣東話,英文雖然也是香港的官方語言,但平常香港人對談不會用英文,至於英文的程度也是因人而異。香港和臺灣一樣寫繁體字,是為數不多的繁體字最後保存地。有時候,徐皓鱈也會向臺灣的朋友學一些生活中用得上的臺語,同時教他們一些廣東話,從語言交流當中更瞭解彼此,也更加深對地方文化的認同感。

在臺灣生活了五年,徐皓鱈早已習慣了這裡的一切,她說有時回到煩囂的香港反而還覺得有些不習慣,這裡穩定的生活模式,温暖的人情味,對她而言都是最珍貴的日常,而臺灣也早已成為她的第二個家。

回到頁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