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mg
:::

移工教育組織One-Forty家訪返鄉移工 意外在印尼發現「台灣村」

One-Forty睽違三年再度前往印尼拜訪返鄉移工  圖/One-Forty提供
One-Forty睽違三年再度前往印尼拜訪返鄉移工 圖/One-Forty提供
新住民全球新聞網】編輯/蕭惟仁

One-Forty全文授權轉載】 致力於移工教育的非營利組織One-Forty睽違三年,再度到印尼進行家訪,了解移工返鄉後的狀況。有人成為高中老師,繼續影響他人;有人成功經營訂製服專賣店,支持18名在地員工就業;也有人在印尼台商擔任中文翻譯,運用中文改善家庭環境。One-Forty還在印尼發現,一個台灣村,許多居民都曾到台灣工作。One-Forty創辦人陳凱翔:「移工在選擇出國工作的目的地時,通常參考他們身邊人的經驗和意見。若我們能讓他們在台灣提供一個美好的經驗。對於正面臨勞動力短缺的台灣而言,將產生一個良性的循環效應。」

延伸閱讀:北車大廳東南亞書攤 吳庭寬分享用閱讀與移工交流經驗

返鄉移工Warti親自縫製再婚的婚紗。圖/One-Forty提供

One-Forty成立8年來,創辦台灣第一所移工學校,為移工開設中文、理財、電腦、創業課程,讓移工順利融入台灣社會。回國後,移工也能夠藉由這些技能,成功開店創業、運用中文能力到當地台商工作,打破貧窮的惡性循環。One-Forty 至今已服務超過 3,000名移工,也有不少移工返回家鄉。疫情前,One-Forty每年都會回到移工家鄉拜訪,了解返鄉移工的近況,以及未來優化的方向。

One-Forty在當地舉辦同學會,邀請曾到台灣的移工一同相聚。返鄉移工Ema 分享:「希望One-Forty在印尼設分部。若能讓印尼政府知道One-Forty為印尼人所做的貢獻,對台灣來說有助於提升國際曝光度。」

One-Forty 這次拜訪了其中一個返鄉移工Warti,他是創業課的學生。當初,他為了開設一家服飾店,而來到台灣。回國後,因離婚而面臨經濟困難。Warti運用在 One-Forty 學習到的概念,以低成本的炸物事業,賺進第一筆資金,重啟服飾事業。如今,Warti的團隊已成長到18人,並預計將房舍改建成宿舍,為居住較遠的員工提供住宿。 由於 Warti住在鄉下,當地缺乏工作機會。Warti說:「我想聘請更多員工,讓更多印尼婦女獲得工作機會。」

延伸閱讀:教育部邀請印尼大學參訪團來台 推動台印教育合作

返鄉移工Yusni寫給 One-Forty的祝福。圖/One-Forty提供

返鄉移工 Yusni在台商擔任翻譯,也在今年晉升為管理職,成為當地員工與台幹間的橋樑。他的中文流利程度讓台籍員工都稱讚他像一位台灣人。Yusni很喜歡台灣的文化和語言,平時除了關注台灣的新聞外,也會定期收聽台灣 Podcast「好味小姐」、聽安溥及蘇打綠的歌,甚至會到電影院看「想見你」。

Yusni靠著在台灣學習的中文技能,擁有穩定的工作與存款,購買人生第一部車。他分享有一次,他開車載著媽媽時,媽媽激動的說:「我沒想過有一天能夠坐著我女兒買的車。」Yusni:「雖然在台灣工作很辛苦,但我不後悔。因為去過台灣,才有現在的我、現在的工作、現在的生活。」

One-Forty創辦人陳凱翔:「移工在台灣的學習,延續到印尼。這不僅幫助他們自身賦權,擁有更好的生活。另一部分,也幫助台商,在當地擁有了解台灣文化、懂中文的人才。」

延伸閱讀:逾期外來人士現身輕罰 移民署協助你(妳)回家

印尼西爪哇村落 Compreng中,可以看到居民曾在台灣生活過的痕跡,如菜市場常見的茄芷袋。圖/One-Forty提供

返鄉移工Mandala成為學校品格教育的老師,培養學生進入職場的態度。也在課堂中分享他在台灣工作的經歷,偶而還會教學生中文。One-Forty的另一個發現是,Mandala所在的印尼西爪哇村落 Compreng有14,882人中,有45 %的人都曾在海外當移工。其中,就有20%的人在台灣工作。One-Forty團隊分享有一個有趣的現象,Mandala可以在村莊,用中文訂購飲料,像是「我要一杯珍珠奶茶、兩杯冰紅茶。」

課堂中,返鄉移工Mandala詢問大家未來的夢想,發現很多學生都希望和父母一樣到國外工作。圖/One-Forty提供

 

我想要留言

熱門新聞

最新消息 最新消息icon
回到頁首icon
Loading